熱點內容:

2018年電影大全

歌手2

奧斯卡

春晚

陳立農陳立農

陳偉霆陳偉霆

吳宣儀吳宣儀

范丞丞范丞丞

吳亦凡吳亦凡

首頁 >劇情介紹 >電視劇劇情 >新世界分集劇情

新世界分集劇情

2020年02月21日 15:030365經典網小雨

分集劇情

第1集 徐天為賈小朵不愿離京 金海出面調和徐天跟罩神

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北平解放前夕。白紙坊警署小警察徐天追捕一個販賣大煙膏的男子,兩人一路如貓捉老鼠般追過好幾條胡同。好幾次徐天差點得手,結果都被煙販子僥幸逃脫。最終徐天在處茶樓追上煙販,煙販卻拿出手槍威脅徐天。徐天毫不畏俱。

鐵林正在胭脂胡同找相好的顧小寶,妻子關寶慧找了過來。鐵林嚇得躲進衣柜。徐天正好追捕煙販過來,關寶慧以為徐天是來給鐵林通風報信,因為徐天跟鐵林還有金海三人是好兄弟好哥們。徐天澄清自己不是來找鐵林,而是追捕犯人追到此處。

徐天順著煙販留下的血跡推開一間民宅,屋里十好幾個軍人模樣打扮的漢子。徐天面無俱色地走進來,屋當中正坐著頭目罩神。徐天正氣凜然地說,無論哪朝哪代,販煙土都是犯法的。罩神當即殺了煙販,徐天還是不肯罷休。很快罩神跟徐天糾纏在一起,兩人大打出手。

鐵林聽到槍聲從顧小寶的房間沖出來找到徐天,此時徐天差點被罩神掐死。鐵林拿出自己國民政府保密局的身份從罩神手里救下徐天。罩神不服氣地說,以后四九城的兄弟都會與徐天為敵。徐天覺得自己沒錯,他覺得自己盡了警察的職責。

徐天忙完后第一時間就去找相好的姑娘賈小朵。賈小朵看到徐天眉眼都笑開了花。賈小朵依偎在徐天懷里談到現在的形勢,他們不知道解放軍什么時候打到北平來,只知道解放軍的飛機整天在北平的天空盤旋。徐天說他們一起插香結拜的三個兄弟準備一起去南方,賈小朵卻不想離開從小生活在這里的這片熱土。徐天擔憂地說,鐵林保密局的身份跟共產黨解放軍就是死對頭,不走不行。

金海下班回來,看到家里圍墻上赫然一個大洞。這是徐天白天抓捕煙販時,煙販扔出的手雷炸壞的。金海一時找不到瓦匠只得自己動手修補圍墻。晚上賈小朵和徐天回來,金海問徐天籌備盤纏準備南下的事。賈小朵在一旁插話說,徐天不走,因為自己不想走。

金??戳丝匆荒槥殡y之色的徐天后不客氣地說,賈小朵現在還不是徐天媳婦,以后會不會換人也難說。因為自己的妹妹大纓子就是鐵林的前妻。賈小朵被懟得憤然走開。

金海擔憂徐天,稱他為了白天的事得罪罩神,現在四九城的好多人都想要徐天的命,他必須把這事處理好了再走。徐天卻欲言又止地說自己不想離開。說話間罩神帶了十幾個兄弟過來,金海讓罩神給徐天道個歉。罩神一臉桀驁,他說自己是看在金海的面子。罩神矮下身子給徐天道歉,徐天突然掄起小桌子砸暈了罩神。金海黑了臉色。

徐天扶著昏迷的罩神走出房間,罩神守在屋外的兄弟們無不磨刀霍霍。徐天面不改色地將罩神扶上黃包車拉著他離開。

賈小朵的母親刀美蘭不贊同她跟徐天在一起。刀美蘭稱,徐天抓了自己的哥哥刀八青,現在刀八青還被關在牢里。賈小朵卻認為警察抓壞人只是職責所在。刀美蘭怒了,她怒斥賈小朵只能在自己和徐天之間選一人。賈小朵心情沮喪地走出屋。

賈小朵身著小紅襖走在胡同里,身后一個男子不緊不慢地尾隨著她。賈小朵越走越怕。

第2集 賈小朵被人迷暈扔草垛 徐天心生疑暴打罩神

徐天把昏迷的罩神用黃包車拖到警署,徐天把罩神扛進警署監獄里。這時賈小朵到警署來找徐天,眼看快走到警署門口,尾隨賈小朵的男子突然用涂了藥的手帕捂住了賈小朵的口鼻。

男人把賈小朵拖到警署不遠處的草地,賈小朵不能動彈,她眼睜睜地看著男子劃傷她的肚子又蹲在她身邊抽了一根煙。賈小朵無助地淌下眼淚。

徐天從警署回了家,鐵林正可憐巴巴地站在院子里等著關寶慧回心轉意跟自己回去。徐天父親徐允諾勸徐天幫鐵林說說好話。徐天到隔壁房間找關寶慧,徐允諾在關家還是王府沒有敗落時受惠于關老爺子,他便買下院子留關家父女居住。關寶慧原本是在氣頭上,現在徐天過來說情她正好就坡下驢。鐵林興高采烈地帶著關寶慧回了家。

賈小朵因為著了迷藥終于昏迷過去。下藥的男子沒有動賈小朵而是一直蹲在她身邊不遠處抽煙。男子見賈小朵昏迷后用匕首割掉她腳面腕處的鈴鐺后離開。

大纓子半夜聽到院子里的響動,大纓子壯起膽子來到院子里。只見金海渾身是血地正在院子里清洗手上的傷口,大纓子驚愕不已。

刀美蘭清晨起發現賈小朵竟然一夜無歸。刀美蘭非常擔心地到大纓子家里尋找,結果大纓子告訴她賈小朵不在自己家。刀美蘭急了,她拉著大纓子去徐天那里找。

鐵林所在的保密局正在安排工作,金海突然來找鐵林。金海把徐天和賈小朵不愿離開的事告訴鐵林。鐵林非常意外。

徐天警署的朋友燕三一大早發現警署外草地上的賈小朵。燕三飛奔著跑到徐天家報信,這時刀美蘭為找賈小朵也尋了過來。眾人聽聞賈小朵被發現在警署外的草垛處頓覺兇多吉少,徐天飛快地朝警署跑去。徐天看到躺在草垛處面如死灰的賈小朵心如刀割,他拾起賈小朵身旁的幾個煙蒂。

徐天抱起賈小朵沖進警署安頓在監獄里。旁邊牢房的罩神正罵罵咧咧地大罵徐天并揚言不會放過他。徐天沖進罩神牢房里對他拳打腳踢。就在這時司法處派人過來接走罩神。

罩神被遣送到司法處,罩神看到金海時憤怒地罵他陰了自己。罩神破口大罵激怒金海的下屬,他們沖上去將罩神打得頭破血流。罩神氣焰沉了下去,金海讓人把罩神關到刀八青牢房里。

燕三打電話給金海匯報說,賈小朵死了,現在徐天把自己跟賈小朵關在一間牢房里一聲不吭。金海放下電話心情十分復雜。金海匆匆趕回家,大纓子拉過金海壓低聲音問他昨晚是不是去找賈小朵了,因為他回來時手受傷了渾身還有血。

第3集 徐天找小耳朵險些喪命 田丹見戀人被捕入獄

徐天接受不了賈小朵的死,他把自己跟賈小朵關在一間牢房里。金海隔著牢門勸徐天接受現實,他抱怨徐天不要因為死了女人腦袋就成了漿糊。徐天憤怒地說,自己的女人死在自己地界門口,身上還中了三刀,這事一定是沖著自己來的。金海讓徐天找出兇手不要就呆在牢房里什么也不做。

金海掏出手槍打掉牢房的門鎖,門開后徐天拿著賈小朵尸體旁兇手遺留的匕首沖出牢房。金海緊隨徐天出了門,他勸徐天跟自己去南方。徐天認定賈小朵的死跟小紅襖案有關,他拎著帶血的匕首失魂落魄地往回走。金海不放心地讓燕三跟著徐天。

徐天決定調查賈小朵的死。他問燕三覺得賈小朵會是誰殺的。燕三覺得賈小朵死前穿的就是小紅襖,這事估計就跟小紅襖案有關。徐天當即決定去找小耳朵問。燕三怕徐天有危險趕緊去金海報信。

徐天只身犯險闖進賭坊找小耳朵,當他見到小耳朵時已經被小耳朵的手下打得頭破血流。徐天問小耳朵誰打聽過自己,小耳朵說看在金海和鐵林的份上他給徐天一次賭的機會。結果徐天根本不理會賭法直接與小耳朵拼命。

金海得了燕三的信找過來時小耳朵的人正在活埋徐天。徐天認死理地問小耳朵誰打聽過賈小朵。小耳朵告訴金海,罩神和柳爺都打聽過。金海讓小耳朵放了徐天,小耳光囂張地嘲諷金海太把他自己當人。金海狠狠扇了小耳朵幾耳光說,小耳朵的兄弟還在自己牢里關著,自己有的是辦法讓小耳朵兄弟生不如死。小耳朵投鼠忌器不得不放了徐天。

鐵林所在的保密局一起出任務抓共黨。鐵林喬裝成拉黃包車的,結果剛過一個小時他就凍的受不了上了保密局同僚馬天放汽車。馬天放氣惱地將鐵林趕下車。

火車上,地下黨田丹和父親田懷中一起坐火車到北平。田懷中感慨地說沒想到馮青波現在在北平繼續做地下黨工作。馮青波四年前與田丹相識相戀,如今兩人分別四年,田懷中感嘆不知道馮青波變成什么樣子,田丹是否還了解他。田丹自信馮青波不會改變。

馮青波在車站迎接了田懷中和田丹,馮青波和田丹久別重逢兩人忍不住緊緊擁抱。田丹機警地發現車站有特務監視。田懷中在出站口要上衛生間,于是馮青波先將田丹送出出站口。田丹在出站口告訴馮青波,周圍有幾個特務,她讓馮青坡去接應田懷中,這里留給自己來應付。

馮青波重新進站,田丹若無其事地往前走了幾步后突然對躲在附近的特務開槍。田懷中聽到車站外的槍聲非常擔心田丹,馮青波找到田懷中后乘其不備突然掏出匕首捅進田懷中腹部。田懷中臨死前馮青波坦言,自己四年前就是保密局的,原想恢復身份,但上級讓自己繼續臥底共黨。田懷中聽到真相死不瞑目。

就在這時貪生怕死的鐵林正好逃到此處,鐵林目睹了馮青波殺人的場面。馮青波面不改色地把殺人的匕首扔給鐵林,他交待鐵林不要說看過自己,殺共黨的功勞就歸鐵林,鐵林說不定會因此升職為組長。馮青波說完匆匆跑開。

車站外田丹的子彈已經打完,司法處的人荷槍實彈地趕到。田丹知道反抗已經沒有意義,她自己拷上雙手上了司法處的囚車。

第4集 馬天放帶走田丹被拒 柳如絲親自接見徐天

鐵林到白紙坊警署見到大纓子陪著徐允諾十分詫異,大纓子把賈小朵的死訊告訴鐵林。鐵林大驚失色難以置信,在看到斂房里賈小朵的尸體時,鐵林著實嚇到。徐天無助地說,自己腦子里徹底亂了,他想讓鐵林幫自己分析分析小紅襖的案子。鐵林因為公務匆匆離開,他答應晚上去徐天家里幫著商討分析。

保密局行動處四組組長馬天放在剿總監獄糾纏要帶走田丹,因為田丹被關到了這里。馬天放看到金海馬上表明身份,他提出要提走田丹。金海圓滑地周旋過去。

監獄辦公室里,幾個獄警正在為田丹辦理入獄手續。他們面帶猥瑣的笑容要求田丹脫掉衣服接受檢查,田丹寧死不從。就在幾個獄警與田丹糾纏時,金海趕到。

這時剿總部的電話打過來,金海的上級明確指示金海將田丹關進特號,不得提審,尤其不得讓保密局、青教團等部門轉走。金海服從了命令。馬天放無功而返氣急敗壞地離開。

田丹被帶進監獄牢房,她死死地盯著獄警開鎖的鑰匙若有所思。田丹路過罩神的牢房時,眼神迅速地掃過罩神牢房里的擺設。田丹突然開口對罩神說,要走得快點,否則明天可能會死。

罩神似乎被這話激怒,他如猛獅般突然襲擊獄警,獄警拼死掙扎。眾獄警一擁而上,罩神被打倒在地。田丹悄悄取下頭上的發卡,然后彈到罩神面前。刀八青躲在角落看到這一切。

保密局的上司看著鐵林和馬天放暴跳如雷,他說派出去十個人就回來他們兩人,不僅沒有活捉田懷中,還把田丹讓剿總帶走。馬天放落井下石地說,這事就怪鐵林貪生怕死,他甚至懷疑鐵林是保密局的臥底。鐵林惱怒地爭辯。這時上司通知鐵林,明早七點到午門口站著,什么也不用做就站在那里。鐵林一頭霧水。

徐天穿著跟賈小朵拍結婚照的衣服血紅著雙眼來到柳爺家里。柳如絲接見了徐天,徐天聽到柳如絲接聽電話安排事情的口氣才后知后覺地知道,原來眼前媚眼如絲風情萬種的女人就是柳爺。之前徐天為籌集去南方的金條找過柳爺,現在他什么也不想準備離開。

柳如絲叫住徐天問他來這里的目的,徐天告訴她,自己只想知道她為什么打聽自己跟賈小朵。柳如絲對這種小事似乎并不知曉,這時柳如絲的助手過來向她匯報關于徐天的情況。助手同時還告訴柳如絲,金海、鐵林等人找了過來,她已經通知了三十九軍。柳如絲十分意外。

海南特区彩票论坛